分类目录归档:读书人

生活就应该快乐

海的儿子

第一次看到这张照片时,就被他吸引了。

一个有点小得意,或者说是沾沾自喜的孩子站在自家的船上。船仓被蓝色的帆布严实的遮着,不知道是不是有满仓的海鱼正等着卸船。背景是一对夫妻在劳作。当然那一连到天机的大海,还有湛蓝的天空是必不可少的。让我不自觉想起了鲁迅的闰土、马克吐温的汤姆索亚。。。

不能再想太多了,已经是离题很远了。

在即将离职的工作日里,我溜出来写日志已经是不厚道了。

但我想我已经离这个孩子很远了,有多少日子我的心是疲倦的,不开心的,便犹如被无数的藤蔓锁住。我反复的挣扎,最终却是精疲力尽的瘫倒在地。

好了,我要重新开心起来了,回到原先无忧无虑的日子里去。

 

 

 

 

 

 

定 风 波 
苏轼 

三月七日沙湖道中遇雨。
雨具先去,同行皆狼狈,余独不觉。
已而遂晴,故作此。 

莫听穿林打叶声,何妨吟啸且徐行。
竹杖芒鞋轻胜马,谁怕?
一蓑烟雨任平生。 

料峭春风吹酒醒,微冷,山头斜照却相迎。
回首向来萧瑟处,归去,也无风雨也无晴。 

二手狮王 Secondhand Lions

s1441696

一头疲惫老迈病痛缠身的狮子,连动物园都嫌弃了她,当作猎物卖给两个同样身衰心疲的老人,他们不过是想把狮头做成挂饰,悬挂在火炉上,以此缅怀自己叱诧风云的一生。可狮子在枪口下心不在焉地舔着毛,对近在眼前的死亡无动于衷。
衰老,让人和狮子同命相怜!
狮子逃过了被猎杀的命运,她自由地在这座旧庄园里逡巡闲逛,得克萨斯州的气候很象非洲,空气中都是荒草的味道。她卧榻在一片玉米地里,对她来说,那就是一片森林,一段烟尘滚滚,驰骋厮杀的过去,她在回忆里等待死亡。
直到有一天,一直喂养她的小男孩被坏人厮打,她震怒了,恢复了往日的雄风,将坏人压在身下,可愤怒让本已脆弱的心脏迅速衰竭,最后,她死在坏人的身上。
即使是衰老,也没有让一只狮子失去尊严。
在电影《二手狮子》(《Seconghand Lions》)里面,这是一个并不重要的段落,其实整部影片讲的是一个14岁的小男孩,怎么和两个舅公相处的故事。
1962年的夏天,沃特(海利•乔•奥斯蒙特Haley Joel Osment)被母亲送到老旧农庄,和夏德(罗伯特•杜瓦尔Robert Duwall)、加富(迈克尔•凯恩Michael Caine)两个舅公渡暑假。
夏德和加富有着不平凡的一生,一战的时候到法国游历,被征入法国的海外军团,在非洲征战无数。一战结束后,夏德替政府消灭奴隶贸易,战火中的出生入死早已将夏德锤炼成一个能够以一当十的斗士。后来,他和西撒哈拉最美的公主杰西曼相遇,开始一段缠绵悱恻情史,可是公主早已被许配给一个富有跋扈的酋长,气急败坏的酋长悬赏万两黄金追杀夏德和公主,虽然夏德身怀绝技骁勇善战,每次都能化险为夷,可是终日亡命天涯也不是办法。夏德决定深入虎穴,在加富的帮助下潜入酋长的寝宫与之决斗,夏德战胜酋长,并没有杀死他,而是骑上马扬尘而去。后来,杰西曼难产而死,万念俱焚的夏德回到法国的海外兵团,戎马四十年,直至晚景才回到德克萨斯,就像在那只老狮子。
可是谁会相信这些童话一样的离奇经历曾经发生在两个发秃齿摇的老头子身上?所以有人传说他们是银行大盗、黑手党徒、纳粹战犯……沃特也不太相信,直到夏德舅公告诉他,有些事情真假不重要,人们相信它们,是因为它们值得相信。
最后,两个舅公在九十岁高龄时驾驶老式飞机飞上蓝天,做着各种高难的花样动作,在准备着陆的时候,撞到了谷仓。他们没有死在病榻上,也没有怜惜本就短暂的生命,就像是那只老狮子,有尊严地死去。
你也许会疑问,不是一部成长的电影吗?那个小男孩的故事呢?其实我就那个小男孩,每个观看这部电影的人都是。忽然想起了父亲给我讲的自己年轻时的经历,那是我的《二手狮子》……

转自: http://movie.douban.com/subject/1308191/

笑话一则:背痛

小的是北县某乡下的消防员,我们在执行救护勤务时不时会遇到精神病患者
但如果精神病患者同时还在发一些急症的话,就要优先送到一般医院了。
这天我们又送精神病患者去精神病医院,刚到医院时
病人满脸的痛苦,并无限凄惨的喊着自己背痛,简直整个医院都能听到了
在我将患者推进急诊后….
病人:阿~~医生,我的背痛死了~痛死了~快帮帮我~~我真的要死了 (用手撑住后腰表情痛苦)
医生:…伤脑筋,应该是有外科急症,先送去别间医院治疗他的背吧
我:恩…有只能先这样了
随即我便将病人推回120车上…
病人还是一脸痛苦,眼泪都出来了
患者:(双手压住腰部)阿~~我的背啦~ 痛死了~~~阿~~~

 

 

 

 

 

 

 

 

 

     阿~~~翅膀要长出来了~~~~~~~~~~~

医生老远喊道:快把他抓回来….

博客思听-绝好的商业类书籍有声书摘

 

博客思听的官方介绍:

「博客思聽」的名字起源於 Bookast,是由 Book 和 Broadcast 兩個字所結合而成;如同 Podcast 這個字,是由 iPod 加上 Broadcast 而來的一樣。我們的理念,是將書籍中的重要觀念,轉換成有聲格式,讓許許多多的讀友,可以透過下載或是線上收聽的方式來收聽。

博客思听的特色

收听博客思听的书摘已经很久了,一直到现在才做推荐,觉得有些不厚道。

其实为什么有这么多人在收听? 它什么地方吸引了我们?

回答了这些问题,也就找出了它的价值,它的特色。

即它节约了听众的时间,帮听众将最具初版的书籍做了删选,开出了书单,并且贴心的做了极为精要的书摘。

假若仅仅如此,还不足以体现它的价值。它真正打动人心的是,换了一种模式,以声音来传播它的内容。

这让它显得极为与众不同,也恰好迎合了当下年轻人出门必带mp3,路上时间超长的特点。

一个萝卜一坑,博客思听的特色,就是它找出了当下某个特定族群的一个空白时间段,并精准的贴补了它。这正是它的特色和价值。

 

下载点:

官方网站:http://www.bookast.com/
电驴下载:http://www.verycd.com/topics/2745479/

高贵的灵魂-不可征服

《Invictus》—–William Ernest Henley

Out of the night that covers me,
Black as the pit from pole to pole,
I thank whatever gods may be
For my unconquerable soul.

In the fell clutch of circumstance
I have not winced nor cried aloud.
Under the bludgeonings of chance
My head is bloody, but unbowed.

Beyond this place of wrath and tears
Looms but the Horror of the shade,
And yet the menace of the years
Finds, and shall find me unafraid.

It matters not how strait the gate,
How charged with punishments the scroll,
I am the master of my fate;
I am the captain of my soul.

 

《不可征服》—–威廉·欧内斯特·亨里

透过覆盖我的深夜,我看见黑暗层层叠叠。
感谢上帝赐予我,不可征服的灵魂。

就算被地狱紧紧拽住,我不会畏惧,也决不叫屈。
遭受命运的重重打击,我满头鲜血,却头颅昂起。

在愤怒和悲伤的天地之外,耸立的不只是恐怖的影子,
还有面对未来的威胁,你会发现,我无所畏惧。

无论命运之门多么狭窄,也无论承受怎样的惩罚。
我,是我命运的主宰;我,是我灵魂的统帅。

新年的烦躁

2月11日的凌晨了,离春节只剩下2天,便又是新的一年了。

我也转眼30了,时间在嘲弄人。

回过身来看看现在的自己,看看已经走过三分之一的人生,我到底成就了什么,现在处于一个什么位置?

仿佛没有可以拿得出手的。

身体,处处是残破;事业,总是重演竹篮子打水的老戏码;家庭,一切都来的太快,我做准备了吗?

又是新的一年,难免会想起去年这个时候给自己设下的新年目标,仿若一张旧纸,由白泛黄,纸上的字迹消失,没有一件事可以勾起。

又是一年,难道又是一事无成的一年?

再仔细想想,仿佛也不竟然。

有了孩子,跌跌撞撞的长到了一岁,也总是笑呵呵的流着口水;换了工作,总算开始学新的本事,不再是混日子;真正的买了自己的房子,即要搬去自己喜欢的社区;设计的网站也少许能见人了;08年在铁通搞坏的脚,总算是找对了医生,开始好转,有了起色。

但彷佛又危机四伏,孩子还小真的脆弱,处处要大人的小心应付;工作更是水里浮萍,沉浮难测;房子的按揭从过年新年就起付了,沉重啊;网站也因为采集的事情与合伙人弄出了不愉快;身体多出磨损,来年还要小心伺候。

生活,对于生活,我怎么总是用彷佛来描述,不敢肯定,这即将过去的一年,我面对着种种的叵测、不是的选择,不论大小都不敢稍稍大意。

不知道这一切是我个人的困境,还是这30岁的共性?

我也分不请,道不明。

只是觉得自己在破茧一般的脱离那个依然困距了30年的自我,一切的一切,凡是老的,似乎都要打破;而新的,新的哪有这么荣立立起。

正式这青黄不接的年龄,我常常觉得自己被卡在了那具老皮囊,我已然不再想要的一切,反与过去关联的一切,我都试图去切割,脱离,总出自我新的路途。

不易,我当然知道不易,与一个旧的自我战争。

一切的一切,全部决裂。

面向新的一年,我想不能再做无谓的抱怨。

一切的一切,只是为了脱茧而出。

布兜网,我要依着你起飞;学位,你这个牛鬼蛇神,我自会堂堂正正的,一剑刺穿你那黑色的,紧绕在我四周的躯体;身体,好好的照顾自己,把脚养好。

 

生活,只要生着,活着,必是要过着30关头。便是这个鸿门宴,看我的表现。

不落人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