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年的烦躁

2月11日的凌晨了,离春节只剩下2天,便又是新的一年了。

我也转眼30了,时间在嘲弄人。

回过身来看看现在的自己,看看已经走过三分之一的人生,我到底成就了什么,现在处于一个什么位置?

仿佛没有可以拿得出手的。

身体,处处是残破;事业,总是重演竹篮子打水的老戏码;家庭,一切都来的太快,我做准备了吗?

又是新的一年,难免会想起去年这个时候给自己设下的新年目标,仿若一张旧纸,由白泛黄,纸上的字迹消失,没有一件事可以勾起。

又是一年,难道又是一事无成的一年?

再仔细想想,仿佛也不竟然。

有了孩子,跌跌撞撞的长到了一岁,也总是笑呵呵的流着口水;换了工作,总算开始学新的本事,不再是混日子;真正的买了自己的房子,即要搬去自己喜欢的社区;设计的网站也少许能见人了;08年在铁通搞坏的脚,总算是找对了医生,开始好转,有了起色。

但彷佛又危机四伏,孩子还小真的脆弱,处处要大人的小心应付;工作更是水里浮萍,沉浮难测;房子的按揭从过年新年就起付了,沉重啊;网站也因为采集的事情与合伙人弄出了不愉快;身体多出磨损,来年还要小心伺候。

生活,对于生活,我怎么总是用彷佛来描述,不敢肯定,这即将过去的一年,我面对着种种的叵测、不是的选择,不论大小都不敢稍稍大意。

不知道这一切是我个人的困境,还是这30岁的共性?

我也分不请,道不明。

只是觉得自己在破茧一般的脱离那个依然困距了30年的自我,一切的一切,凡是老的,似乎都要打破;而新的,新的哪有这么荣立立起。

正式这青黄不接的年龄,我常常觉得自己被卡在了那具老皮囊,我已然不再想要的一切,反与过去关联的一切,我都试图去切割,脱离,总出自我新的路途。

不易,我当然知道不易,与一个旧的自我战争。

一切的一切,全部决裂。

面向新的一年,我想不能再做无谓的抱怨。

一切的一切,只是为了脱茧而出。

布兜网,我要依着你起飞;学位,你这个牛鬼蛇神,我自会堂堂正正的,一剑刺穿你那黑色的,紧绕在我四周的躯体;身体,好好的照顾自己,把脚养好。

 

生活,只要生着,活着,必是要过着30关头。便是这个鸿门宴,看我的表现。

不落人后

文章分类 读书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