团队–在没有协同之前

千万别轻易的和别人提起,你已经拥有一个团队。

特别是在你的那一群人中,甚至连协同工作,都无法实现。

这样的情况下,千万别说你已经拥有了团队,更不用说一同走向成功的团队。

协同,完全可以拆开来理解。

协,相互提携,并且有良好的沟通。

同,一同工作,一同做同一件事情。

协同,即使相互提携,相互沟通的作同一件事情,目的是达到同一个成功。

这其中,最为关键的是,一群人必须能够为了一个共同的目标而一同工作,是一群人中的所有人,而不是一群人之中的一些人,并且因为这一些人而使一群人被迫分离成几群人。而共同的目标,则更为重要。这个目标不能是每个人都能拿到这个月的工资。或许从字面上看来,每个人的目标都是:工资。但无须质疑的是,它是每个人的工资。但假若这群人想的是团体的利益,或者团体的利润。那我想他们至少可以称上是协同的工作了。

今天之所以写“协同”是因为白天的生气。

其实事情,很简单,就像所有的工作,我们可以假设 a,b,c,3人。a负责发分药,c负责喂药,b负责将药从a那儿送到c那儿,这样病人才可以得到医治。真的很简单,abc三人,都各自负责一块,职责分明,清楚的就像是楚魏。a不懂b做的事,稍懂些c,但不乐意去做。而c也是这样,不懂b做的一切事情,对a却有些了解。事情真的很简单,但就像很多简单的事情一样,一个人并不能完成。这里面需要一点点的协同。一般是没有人会把这么简单的事情搞砸。但偏偏总有破天荒的第一次。

便秘的1床和痢疾的2床换了床。但是a不知道,他仍为1床准备了治便秘,2床治拉肚子的药。B知道,但没告诉A,因为分享信息不是他的工作,他的工作是负责送药。于是可怜的c,在分别喂完1,2床之后,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病人,一个便秘变的更厉害了,而另一个,则再也离不开厕纸和蹲坑了。事情就是这样变的一团糟,c和a都很急,a在找原因,查药的保质期,厂家,贸易商,反正他可以查的都在查,而c呢,则一边在不停的问a查出来没有,一边看自己的手,想把痢疾病菌和便秘病灶看出来。b也在那里揪头发,他拼命的检查自己的推车,回忆送药路上是不是在那里颠簸了,把两边的药要搞混了。没有人去想,是不是每人都没错,只是合在一起就错了,错误的信息使得错误的药送往错误的人。abc3个人,就这样的一直在自查,没有人去和另两个人沟通,协同的解决问题。每个人都在检查自己的工作,没有人去想想大家共同的这份工作。一直到便秘的人撑死,痢疾的人拉死。仍然没有人知道为什么!

或许这是个很荒诞的例子,但和这个现实社会比起来,真的太小儿科了。有太多的真实案例来证明我所言非虚了。太多了。沈阳至北京的公路,在北京出口外100米的地方封路了。两边的工作人员都知道。但沈阳的收费员仍然在向上高速的车辆发牌子,而不问一声司机是否去北京。而北京这头的人则在忙着在北京出口处收过路费,指挥沈阳方向开来的车子掉头再开回去,让沈阳的出口处再收一次费。大家都在做着自己的本职工作,没有人做错,冤大头的就是那些从沈阳来的司机。谁让他们自己不知道封路,不让进北京了呢!

还要我说那些更血腥的故事吗?还记得中央电视台的王牌节目人物访谈有一年大力宣传云南边境上的缉毒干警。每一集都是人物大特写。央视的人当然知道这些特写播出去后有几亿人会看。而是人都知道,在中国即使是贩毒分子也是要看央视节目的。干警也知道,但他不知道他的脸,他的名字会那么清楚的显示在10几亿台电视机上。于是那一年有无数的贩毒分子就看着央视节目一个一个的从他们的视野里找出缉毒干警,杀掉,干掉,除掉。。。无论什么词,什么字,都可以。因为结果都是一样的。那一年的云南,那一年的中国,很多正义的人难过,很多贩毒的人笑傲。这件事里面,有人做错了自己的本职工作吗?干警根据上级指示配合记者录影,访谈。记者根据上级的要求,一一去采访那些英雄。英雄知道有多少人在找自己,除之而后快,记者也知道自己的镜头,自己的访谈可以让多少人认识这些英雄。同样的这些人当中有多大的几率是贩毒分子。每个人都了解自己的工作和影响。可是没有人和对方沟通。所以一直到那第二年,我们才突然发现那些被央视采访过的人,很多都成了烈士。成为了绝对的死去英雄。

这些事情当中,到底是谁做错了。

为什么,难道高速上的工作人员的职责只是收费吗?多一句提醒的话都不能和司机说吗?

难道那些记者的工作就只是做好的采访,而不用考虑这些采访播放之后的影响吗?

为什么这当中就没有一点沟通,没有一点协同呢?

难道我们的工作真的只有眼前的这一亩三分地吗?

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事情?

出现了又该怎样解决?

我们公司什么时候能解决这样的事情。或许什么时候,我们便不用再疲于解决这么多的看似突发的故障了。

文章分类 碎碎念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